筆趣閣5200 > 恐怖小說 > 無限獵場 > 第二百零七節 誠懇x的x建議(2)
    王洛:“他們....最可能犯下的錯誤,就是借你們的手來打擊敵人。”

    “你們是突然出現的,孤零零三架高達,并不會被視作多大的威脅。如果你們和某些高級官員、大商人聯系,愿意幫他們處理某些敵人。那么,他們就會對你們的行動....樂見其成,乃至于提供幫助。”

    “因為,那些敵人和他們長期沖突,矛盾極深。而在他們的思維中,國家非常強大,損失一點兒也沒什么。”

    黛爾:“這就是他們可能犯的錯?”

    王洛:“對,對那種把主要精力放在內部的矛盾,而忽視外部威脅的政府來說,這是最常見、卻又最容易被忽視,而又難以解決的錯誤。”

    黛爾:“還有別的政府?”

    王洛:“這個...政府的類型多著呢。你要是想詳細聽,我可以從組織形式、價值取向、晉升體系....講起,三天三夜也講不完。但你現在想知道的不是這個吧。”

    黛爾看了看左右:“對....”

    “您的意思是,現在我們應該利用各個政府內部的矛盾,打擊他們的破綻和要害之處?”

    王洛:“阿基米德不是說過嗎?只要有一個支點和一根足夠長的棍,他就能撬動整個地球。”

    “現在,強大,但又沒有強大到能壓倒一切的高達,雖然不能用來當做壓倒政府、實現和平的武器,但如果把它當做支點來使用,還是可以的。”

    “然后,用智慧和技巧,加上確實因為戰爭而痛苦的人們---心中的意愿,來組成一條杠桿,那么.....”

    “那什么也不是。”

    不遠處,響起了一個略有些沙啞的,女子的聲音。

    王洛循聲看過去,看到那里站了一個成年女子。她的容貌還算端正秀麗,但一雙眼睛卻醉眼朦朧,滿頭的棕發也凌亂不堪。

    在細看時,她的臉龐呈現出一種病態般的紅色,豐滿的身軀被包裹在污漬頗多的舊軍裝中,倒是讓王洛感覺到了某種扭曲和病態的美感。

    之后,王洛看向了她的雙手---左手拿著一瓶酒,右手正搭在腰間的槍套上。

    她似乎是注意到了王洛的注視,醉眼略睜,也看了王洛一眼。之后,她便朝牢房處走來。

    這時候,在她身前的位置,隱約能看到有一縷粉末亮了起來。接著,它像是在為她讓路一般,飄到了一旁。走近后,她舉起酒瓶,咕咚咕咚灌了一口。然后把酒瓶放到黛爾的書桌上,轉向王洛。

    “你覺得,你剛才說的那些都有用?”

    她的語氣很隨意。王洛與這女人對視了片刻,馬上搖起頭來。

    “不,沒用。”

    “我剛才只是在胡言亂語,在小姑娘面前吹吹牛,好讓她別殺我,僅此而已...”

    那女人隨即笑了起來,看向一旁的黛爾。“聽清楚了嗎?”

    黛爾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王洛。“可是,蒂娜指揮官...”

    王洛:“都是假的,我看出來你聽不懂這些,又不想承認,所以故意這么說。讓你覺得我很了不起,你就不會殺我了。”

    “知道了吧。”蒂娜放下酒瓶,拿起黛爾面前的筆記,隨手丟到一旁。“他在故作驚人之語,好讓你留他一命。”

    黛爾看看被丟到地上的筆記,又看看王洛。“可是....”

    王洛表示了贊同。“正是這樣。”

    “其實這些話都不是我說的,我只是之前記住了,在這里復述一下意見而已...”

    聽到他這樣說了之后,蒂娜把手從槍套上抬起來,伸了個懶腰。“就是這樣。”

    “好了,我回去睡覺了。”

    在她向回走去,路過某處的時候,又有許多彩色的粉末浮現在了那里,但這一次,并沒有駕駛員浮現出來。

    之后,黛爾看看地上的筆記,又看看王洛,露出一幅快哭出來的表情。

    她狠狠瞪了王洛一眼,跑開了。

    她們都離開后。一旁的漢弗拉開口了。“你這是什么意思?”

    王洛:“這女人打算殺了我。不這么說,恐怕就要交代了。”

    漢弗拉笑了起來:“你的反應倒是夠快的。”

    王洛:“有什么好笑的。你以為她不會順便殺了你嗎?”

    漢弗拉:“這...也有可能。”

    “這就是他們的指揮官?看起來像是當過軍官。”

    王洛:“是啊。不知道她經歷了什么?看起來,像是一個心如死灰、無藥可救了。全身上下,都是一股‘能過一天算一天’的味道。”

    漢弗拉:“我看她的眼神里,還有種‘誰想救我,就跟我一起死’,‘哪個傻瓜聽我的,我就帶著他們一起死’的意味。”

    “幸虧我不需要多說什么。”

    在他這樣說了之后,不遠處的黑暗中,又有一團彩色粉末閃過。

    漢弗拉:“這樣一來,你這幾天的工作,就完全是徒勞了吧。”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