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同人小說 > 高麗國渣渣女翻譯 > 11.醉花陰
    “奴婢還沒有好好謝過江陽君搭救之恩呢。”我看著他,連說話聲音都不自覺的小了許多,怕一用力將這神仙般的人物給吹走了。

    他唇角微動,鳳眸中猶有遠山翠巒,“南內人客氣了,看見雨中被罰跪的你,倒是讓我想到了同樣弱小的自己,但是你比我有骨氣,我很欽佩你。”

    堂堂大王子竟然說自己弱小,那我們這些螻蟻之輩豈不是微如塵埃了。

    “江陽君只有您愿在雨中為奴婢求情,您做的是救人于水火之間的大事,怎么能說自己弱小呢。一個人再強大也終有生老病死的一天,自認弱小如您卻也能救人于生死。所以奴婢認為一個人強大或是弱小,重要的是他的作為。”聽他這樣說自己,我就忍不住想要勸慰他。我雖然很同情他的遭遇,但是我不希望聽到如此心善的他這樣折貶自己。

    他側過頭來看我,午后的陽光透過窗欞在他周身散落,他本是背著光坐的,這樣微微側身的動作,讓一束橙色得以照在他匠人精雕般的側臉上,給他原本清冷的俊顏籠上一層暖意。陽光甚是耀眼,我看不清他眼里的神色,只聽他聲如淳淳清泉,“謝謝你,你方才說的這番話,我會記下的。”

    他端坐在那就是一幕賞心悅目的景色,我含笑看著他,“那奴婢先去忙了。”

    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我直到桌案邊,我抬肘磨墨,手腕一圈圈轉著,我眼睛盯著墨汁不敢抬頭,糟糕!是心動的感覺。

    不行不行,我要冷靜,還有很多的詩詞歌賦等著我去默寫呢。我提筆不自覺的就默出了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處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我看著最后一句,偷偷抬眼看江陽君,他已經輕合上眼睛閉目養神。這樣一個歷經大起大落的人,卻還能有寒梅孤立霜雪中的悠然之態,不禁讓我有想靠近他,一嗅寒梅清香的想法。

    “大哥你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屋內的靜謐被來人急鼓般的腳步聲打破,江陽君抬眸起身向世子施施然行了一禮。

    我趕緊低下頭,繼續做忙碌狀。

    “也無他事,那日邸下替我向王妃求情,我才能親自在母親身邊侍疾,如今母親身體漸好,特地來感謝邸下。”我能感覺到江陽君說話時,一直留著客套和距離。

    “這種事情又何須你來謝我。”相比之下,反倒是世子更愿意親近他這位失寵失勢的大哥。

    世子引江陽君落座,見他手邊的矮幾上空無一物,呵斥道:“都越來越會當差了!還不快給江陽君奉茶。”這宮里最能洞悉一切最會見風使舵的就是最底層的宮人們,我也是這才注意到江陽君在這等了許久,竟無人替他端來一杯熱茶。

    我繼續老實寫我的字,福寶很快親自進來奉茶,世子將茶端在手里剛準備喝一口,低頭間突然看見斜對角的我,然后放下茶盞指著我說:“大哥可還記得這個宮女?”

    江陽君順著他的手看了我一眼,這一眼看的極為淺淡,幾乎只是眼皮掀動了一下,與之前同我說話時的親和完全不一樣,“記得。”

    “把你寫的字拿來給江陽君看看。”

    這話他是沖著我說的,話里分明是讓我拿去獻丑的意思。縱使我心里有一千個不愿意在江陽君面前丟臉,可人家是主子,只能按他說的去做。

    我慢騰騰地將紙遞給江陽君,你不要以為他不會漢語就不會品書法。高麗長期以來宗屬依附中原的各個王朝,他們書寫的文字也是繁體字,只是讀出來的發音與漢語不同。書法也是高麗貴族上流人士之間,切磋攀比的雅事之一。所以,既然世子讓我把字拿給江陽君看,就說明江陽君肯定也是一個行家。

    江陽君將紙拿平,剛寫的《一剪梅》墨水還未干透,他視線直接落在那首詞上,我有種被人窺破心事的感覺,略顯慌亂的低下頭不敢看他。

    世子在一旁還不忘損我,“你看她對你這個恩人的態度倒是謙遜,上次我要教她書法可是被她狠狠踢了一腳。所以大哥,你可得小心著評價。”

    江陽君讀完那首詞后,抬眸很快的看了我一眼,快到我還來不及捕捉他眸中的神色,我也不知道他懂不懂詞里的含義,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透了我對他美色的傾慕,他將紙放在矮幾上,“看著還是有底子的,應該是許久不練生疏了吧。”江陽君是我穿到高麗以來聽到說高麗話最好聽的人,他聲音低而不沉,語速輕緩,聽他說話就像是泛舟湖上,只要聽著他徐徐道來即使丟了手里的槳隨波蕩著也覺得此路歸處是心安。

    “大哥,你也太客氣了吧,這樣的字哪里是生疏,簡直是需要回爐重造!”

    夸張!夸張至極!我看你這刻薄的嘴才需要回爐重造呢。

    我低著頭,在心里拿針狠戳世子的小人。突然覺得這或許是個可以接近江陽君的機會,“奴婢自知字丑,只是不知江陽君可否教奴婢書法。”

    聽我這么說,世子一臉的嘲笑頓時僵在臉上,他現在的表情就是:老子教你你打老子,現在你忽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