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同人小說 > 高麗國渣渣女翻譯 > 2.你竟然會說漢語
    坐我左邊是與我最為交好的小樸,她看著我手法嫻熟的讓紙牌在指尖翻飛,低聲問我:“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金尚宮又為難你了?”

    小樸本名樸寜皊,這名字真是既為難自己書寫也為難別人去讀,像我這種n/l分不太清,前后鼻音也發不標準的人,能分分鐘被這名字逼死。為了解放我的舌頭,我單方面決定稱呼她為小樸。

    “金尚宮說她手腳酸痛,我給她做了一套馬殺雞。”說著,我已經洗好牌,翻出一張地主牌。

    “馬殺雞?”三個人異口同聲,聲音在這寂靜的夜里則顯得有點高。我趕緊把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她們低調。

    坐我對面的小宮女鄭熙,學著我的動作把手指也放在唇邊,悄咪咪地問我:“這馬殺雞是什么?”

    我右手邊的林順兒也好奇的琢磨著,“這難道是什么新奇的菜式?”

    我搖著手指頭,“非也非也,馬殺雞是西洋話直譯過來的,意思就是按摩嘍。”

    對面的鄭熙翻了我一眼,很是失望:“按摩就說按摩唄,還馬殺雞。”

    小樸卻一臉崇拜的看著我說,“梔子你懂得可真多啊。”我嘿嘿一笑,摸了一把她細滑的臉蛋,這就是我最喜歡小樸的原因。人長得嬌俏可愛不說,性格也是安靜溫順,看著就激起我對她無限的……保護欲。

    我們依次抓完牌,地主花落林順兒,看她最后那意猶未盡,恨不得床板上再多生出一張牌的樣子,我心里暗暗偷著樂。她丟了一張單只3下來,我瞇了瞇眼,看來單牌挺多啊。接著鄭熙和小樸也都過了一張小牌,身為守門員的我自然不能讓林順兒輕易過牌。

    “小鬼!”我指尖帶風,將牌啪地一聲甩在床板上。有的時候打牌講究的就是個氣勢。

    果然我成功震懾住了林順兒,她猶豫了一下,不甘心的說:“過過過……”

    另外兩位自然不會壓我的牌,我又接著甩了一個三連對。林順兒眉頭緊鎖,想炸我又舍不得拿炸來轟幾個小對子。她不耐煩的直擺手,“過過過……你家沒單牌啊?”

    我沖她咧嘴,“還真沒有,三個8帶對4。”

    林順兒看了看手里的牌,總算是面色稍霽,“3個j帶對k。”

    這對k都帶上了看來真沒什么對子,我心里想著,不經意間沖小樸使了個眼色。小樸心領神會出了三個2直接壓死。

    林順兒向小樸投去一記飛刀眼,甩下一個炸。我滿意一笑,立刻用一個更大的炸壓上。林順兒這下徹底被打懵了,她沒好氣地說:“你接著出。”

    接下來我們三個人為她表演同心協力出對子,林順兒無奈用炸轟了其中一個,可是也挽回不了注定的敗局。

    在最后一次林順兒說過的時候,我懷著些惋惜和即將拿錢的興奮,準備將我手里最后四張被埋沒的炸一把甩下,門被人猛地拉開,我們四人幾乎同時撂了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立刻撲倒做熟睡狀。

    我去!我進來竟然忘了上鎖。

    只聽那人在門口徘徊一陣,然后自言自語道:“咦……走錯了。”然后又把門合上,直接轉身走了。

    等她腳步聲漸遠,我把頭露出被子外面,呼吸著新鮮氧氣,還好是虛驚一場。另外三人,也慢慢恢復了動靜。鄭熙壓著聲音說:“都怪你梔子,進來都不知道鎖門的嗎?”

    林順兒翻了個身,“都別說話了,快睡覺吧。”

    我正在收拾床板上剛剛慌忙間被散的到處都是的紙牌,聽她這么一說,趕緊沖她攤手,“睡覺也行把輸的錢先拿來。”

    林順兒背對著我,也不回頭,“什么錢啊,剛才又沒打完,憑什么說是你贏啊。”

    我自知現在也找不著證據了,但還是要同她理論一番:“我剛才手里就剩一個炸了,不是我贏難不成是你贏啊。”

    林順兒嘴上也不肯罷休,“你說是炸就是炸啊,證據呢?”

    看來這錢是要不來了,我氣得躺下把被子一蒙不再搭理她。小樸尷尬的勸和,“本來就是玩樂放松一下,看把你們認真的。”

    我這人火上來的快,但是消得也快,因為沒到5分鐘我就進入了夢鄉。在夢里,我與研究室的同學們吃著烤肉,喝著燒酒,好不快活。

    一覺睡醒,枕頭上濕了一片。我趕緊拿手擦了擦嘴角,瞅瞅外面的天色也該是要起床當值的時候了。我推了推另外三個人,“起床了,起床了哈!”

    小樸打了盆水進來,古代人頭發都長,平日里我們都互相給對方編辮子。今天林順兒倒是積極,竟然主動要給我梳頭,我看了她一眼,其實心里早就沒在和她計較了,自動轉過身背對著她,讓她幫我梳頭。

    她手上一邊編著,嘴上有一句沒一句的同我搭話,“聽說今日世子就要從元朝回來了,王妃殿下一定高興壞了。”這位王妃殿下乃是忽必烈的元成公主,下嫁至高麗和親,在這高麗宮廷中享有著凌駕于高麗王之上的權力。這位世子呢,則是她與高麗王王昛生的混血寶寶,自幼便以質子身份留在元朝,據說極少能回來。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