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同人小說 > 高麗國渣渣女翻譯 > 1.王世子在等你
    今天,是我穿越到高麗國的第78天。

    在這78天里,我從一開始的驚慌到新奇到淡定到無聊到現在我只想問一句,我穿越前朱一龍熱播的那劇,大結局到底是什么?!

    對了,我還被迫成功戒掉了手機癮,戒掉了熬夜,戒掉了轟趴。哎,在這藍天碧水、沒有霧霾,空氣質量一級棒的島國,我過起了老年人養生生活。但美中不足的是,我現在所用的這個身體,只是宮里最卑微的內人。每天服侍主子,被尚宮們使喚的日子,真是讓我這個崇尚人人平等的現代人吃不消。真恨當時怎么沒給我穿到哪個妃子翁主身上,也讓我享受一下被人伺候的感覺。不對不對,剛剛才立的flag,我是崇尚人人平等的。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個身體的樣貌和15歲時的我一模一樣,就連名字也一樣。

    忘了說,我叫南梔子。在穿越前我是一名已經在韓國留學5年,中韓翻譯學在讀研究生。我呢向來奉行中庸政策,我的成績在我們教授帶的四個研究生里屬于中不溜的,既拿不了全額獎學金,但是也從未掛過科,平日里教授若是請我們幾個學生小聚一下,那我絕對是氣氛的掌控者。所以我大部分韓語也都是在飯桌上練出來的,說起吃喝玩樂沒有我不知道的韓語,但你要拿出文史古籍、名人演講稿讓我翻譯……也不是說我不能翻譯吧,就是怕到時候別人看不懂。

    穿越的那一天,首爾江南區有一個中韓古代服飾文化展,教授接了主辦方的委托,叫我們幾個研究生去做翻譯。看在一天給15萬韓幣辛苦費的份上,我一大早提前2個小時起床洗澡洗頭畫了個精致的職業妝,又穿上我僅此一套的黑色職業套裙蹬上我的小高跟,人模狗樣的去趕地鐵。

    不得不吐槽一句,韓國女人真是活得太精致了。上到八十歲老奶奶,下到個頭才到我肩膀的初一小女生,只要是在馬路上行走的沒有不化妝的。弄得我這向來素面朝天的糙漢子,在這5年里也被迫學會了這項亞洲邪術——易容術。

    韓國女人愛美的特性正好促進了韓國化妝品業和整容業的發展。首爾早高峰擁擠的地鐵里,除了西裝革履的上班族,還有專門來韓做整容的女人們。她們有的剛割完雙眼皮,眼皮泛著紫紅色腫得老高。有的剛做完鼻子假體填充,鼻子上還貼著厚厚的紗布。有的更夸張剛做了削骨手術,整個下巴都裹了一圈繃帶。但是您放心,不管是這三類中的哪一種,都不會成為被圍觀的對象,因為韓國人對于整容已經太習以為常了。如果你剛整完的面部慘不忍睹得厲害些,說不定在擁擠的早高峰地鐵上,還會有好心人給你讓座。

    地鐵上隨身攜帶一個20寸小箱子,方便拿著貨穿梭于各家潮品免稅店的韓國代購們,也是隨處可見。她們一手扶著行李箱,另一只手端著手機,手機頁面基本都是打開在微信,生怕錯過顧客的任何一個消息。還記得前段時間在網上看到的一張幾個海關人員雙手抱臂站在檢查關口的圖片,下面的配文是:放心買大膽買,風里雨里海關等你。

    地鐵開了三站,到了良才站我就趕緊往外擠,還好在地鐵門合上前順利擠下車。剛出地鐵口,手機就傳來報警聲,我掏出一看是臺風預警警報。此時外面天已經陰沉下來,狂舞的臺風將廣告牌吹得嘩嘩直響,我按著裙角快步跑進會場。

    一進到建筑物里面,我趕緊抓了抓被風吹成雞窩的頭發。朝著已經到了的研究室同學們用韓語問了聲好:“?????!(你好)”因為我們年紀一樣大,他們也向我同樣問了聲好。

    在韓國年齡這問題很重要。在中國,兩個人如果第一次見面可能會問叫什么名字,老家哪里的,哪個大學畢業的。但是在韓國,第一個問你的可能是你多大。因為年齡的大小決定了對方要不要對你說敬語,以及別人給你鞠躬問好的時候,你要不要同樣給他也鞠一躬。

    進了會場我打開文件夾,想熟悉一下關于這次活動的材料,結果展管人員就把我們給喊了過去,說是中方參展人員已經來了,讓我們去隨行翻譯。

    中方這次的參展服飾主要以唐宋元明的服飾為主,因為這四朝的服飾風格,深深的影響了韓國從三國時代到新羅直至高麗王朝、朝鮮王朝的服飾變遷。

    來參觀的人數陸續增多,我忙的口干舌燥、腳下生風。正巧又有來參觀的韓國民眾,向我身邊的中方人員提問題。

    “這個服飾倒是少見,還挺有特色。這是中國什么時期的服飾?”我流利地翻譯成中文。

    “這是元朝時期的服飾,因為元朝的統治者是蒙古人,所以這一時期的服飾也是極具蒙古族的特色。您如果去看同一時期高麗的服飾,從高麗忠烈王開始,服飾發飾上面也都有蒙化的改變。”其實這位中方人員中間還加了一句,因為當時高麗是元朝的附屬國,但是考慮到聽者的心情和立場,我便省略沒有翻譯。

    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參觀者才點著頭滿意的走到下一個展區。一直這樣忙到中午休息時間,這一上午翻譯下來,自己倒是順帶學習了不少歷史人文知識。

    中午吃了飯,我主動提出去買咖啡。咖啡廳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