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神州縱橫錄 > 第四十五章 亂局之前(一)

第四十五章 亂局之前(一)(第1/2頁)

    一

    歷史

    亂世十六年四月初九,對呂正蒙來說是個畢生難忘的日子。

    這一天少年知曉了自己身世的秘密,這個被遺忘或者說被隱瞞十六年的真相水落石出,縱使呂正蒙心里也有過猜測,可仍是讓他震驚不已。

    他有些不好受。

    這是心靈與肉體上的雙重打擊心靈則是原來他的母親竟然肩負著霍亂衍朝的任務,雖然并未成功,這也足以讓他難過;肉體則是他又切開了自己的肌膚,把鮮血滴在了寧玉帶來的晶石之上,直到血液完全把透明的晶石染成淡金色,離遠了看就像是封入一抹陽光。他不記得流了多少血,總之出來的時候,面色慘白,幾乎無法行動。

    而他出了門才知道,這個精煉他體內天寧氏血脈的儀式整整花費了一天的時間。

    已經到了傍晚。

    當他回家的時候,發現早有馬車候在門外,上面印著鴻臚寺的標志,這是掌朝會、賓客、吉兇儀禮之事的朝廷機構,他不明白為什么會到這里來。但毫無疑問,是找他的漠北靜靜地站在院中,有些拘謹;一位官員坐在她旁邊的石凳之上,手中握著不知道是添過多少次水的茶杯。

    他連忙進去致歉。

    呂正蒙這才知道,原來今晚正是金榜夜宴的日子,英王于宮內大擺筵席,請這些才俊飲酒賦詩。而這位鴻臚寺官員,已經從早上等候至現在。

    他連忙換了一身赴宴的名貴衣服,也顧不得與漠北多說上幾句話,帶著他抱恙的軀體與忐忑的心情急匆匆地趕去。

    不過這一路上,與他同行的這位鴻臚寺官員沒有什么好臉色,也難怪,等了足足有四五個時辰,再好脾氣的人耐性也會消耗殆盡,何況觀他腰間印綬,明顯是個地位不俗的官員。

    對此呂正蒙也忍不住腹誹,宮里的人就不能提前通知他,非要臨近日子才找上門來,就算耽擱了,與他也沒什么干系。

    當然這也不能完全怪罪于鴻臚寺,往年的金榜夜宴,那些公子們早早就來到了宮門外,最遲也是正午,哪有正好踩著時間去的要不是晨間蘇墨白突然想起這位朋友不知道規矩,通知了鴻臚寺,不然恐怕到了開席才會發現,春試的頭名并未抵達。

    這也難怪,呂正蒙屬于異軍突起,朝中還有不少大臣因為他寫的那篇文章而對他心生不滿,免不了輕視,還有不少老大人要在席間好好校考這位頭名的真才實學。

    不過等到晚宴正酣,東土國主英王姜云烈親自夸贊了他的才學后,抱著這種心思的官員全部禁聲了。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英王命內監讀了他親筆寫的手諭,首先宣讀呂正蒙在寒州戰場上奮勇殺敵,為守護北原疆土立下了功勞,殺敵上百;其次便是在月州尋找五葉草時居功甚偉,清除奸佞;最后便是鴻都門學春試中拿到頭籌,進步神速,正是我東土尋找的俊才。特此封賞為金吾衛右京輔都尉丞補,號偏將軍,食四百石。

    不光是旁人,就連呂正蒙都傻了。

    然而更驚訝的在后面,英王體恤呂正蒙學業未成,故平日不用任職,可品秩、俸祿保留,等完成學業后再出任。

    這引起了軒然大波,就連呂正蒙都認為封賞過了,可無人敢質疑,出席的老大人們都是人精,怎會看不出這是主君已經下定決心的命令,而且銅印墨綬是衛曲將軍親自頒布,這說明了很多問題。

    越來越多的人對這個寒州來的呂氏子弟感到好奇。

    金吾衛是個風光的官職,擔負長陵城內的巡察﹑禁暴﹑督奸等任務,隸屬北軍,有印綬穿官服之人足有二百之多,得到宮中賞賜兵器者更是超過五百,威儀更甚,其中大多是有出息的世家子弟。而執金吾更是未必九卿,可以說是英王的心腹。

    而對于呂正蒙的封賞,最令人矚目的無疑是那個“偏將軍”的封號,哪怕這是軍中最低的將軍,也就能統領一支百人小隊,可依舊是將軍。這大多是進身之階,這樣年紀就擔任偏將軍的,世所罕見。

    何況他并未參與到東土的戰爭中,這亂世行軍打仗是升官發財的最好時機,可東土近些年少有戰事,那些軍旅世家的子弟晉升都有些困難,停在一個卒長的位置不動,哪有像他這樣直接被封賞為將軍的

    這是個隱匿的信號,朝臣們冥冥中仿佛見到一顆將星正在遙遙升起,何況呂正蒙是衛曲的學生,名門呂氏之后,這注定他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當然,得到封賞的不止呂正蒙一人,還有許多出身小世家進入金榜的子弟都得到了官職封賞,而那些出身名門的則只得到了財帛,這也是個罕見的舉動,不過可惜都被呂正蒙一人的光澤壓過去了。

    可等宴會散了,主賓盡歡,不少大臣離宮之后才反應過來英王一意扶持的都是些勢力不大的世家,再結合這次門學改制,對朝局敏銳的大臣們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不過這件事太匆然,他們只能隱忍。

    而事件的爆發,則來自夜宴結束后的第三天,門學突然多了一大批要求入學的年輕人,他們來自天南海北,都是布衣,沒有世家或者朝中大人的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