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62.第六十二章
    采用防盜模式,顯示重復章,本由晉江學城首發,請支持正!沉玉把一只步搖斜斜插在她的髻上,收斂了諸多心思,道:“用膳罷。”

    華儀伸拉了拉他衣擺,問道:“朕前幾日讓你派人去民間給朕買……”

    “都備了。”他握了握她的小,笑道:“保你吃個夠。”

    華儀忍不住一笑,露出一排整整齊齊的糯齒來,兩眼彎成了月牙兒。

    這便更像個小女孩兒了,之前的女帝也不知跑哪去了。沉玉伸出一根指來,輕點她額頭,揚聲道:“陛下傳膳。”

    殿門大開,宮人擺好桌子,宮女肅穆垂首,魚貫而入,打開食盒,殿內霎時菜香彌漫。

    華儀吃飽之后,又有些無事可做。她這幾日精神郁郁,在御花園逛來逛去,也覺得無,便去了清秋閣見環姬。

    環姬按例跳舞給華儀看,這回卻難得有些緊張——沉玉站在不遠處,倚靠著一根紅漆紫檀木大柱,如玉容顏斂在光暗交織之處,冷而淡的目光就落在她身上。

    華儀坐在太師椅,單搭著扶,雙腿交疊,右握著酒杯,仰頭喝著。

    酒是桂花釀的酒,雖說不大醉人,可也禁不起她這般牛飲。

    她有心事。沉玉靜靜盯著華儀,突然就無比篤定這一點,不由得起了微微的慍怒——她還有什么是瞞著他的?與他在一起,她還有什么不高興的?

    環姬一曲跳完,斂袖屈膝朝華儀一禮,低低喚道:“陛下。”

    沉玉卻起身走到環姬身邊,腳步頓了頓,淡淡吩咐道:“陪陛下說說話。”便抬腳走了。

    華儀素來不過問沉玉去向,倒是朝抬眼望來的環姬彎唇一笑,舉了舉酒杯,道:“過來陪朕。”

    兩個極為貌美的女子相對而坐,一人懶散隨性,酒量不大好,一人拘謹地坐著,正侃侃而談:“……在民間,我們管那妝叫點梅妝,教坊的姑娘們喜歡畫這妝,顯得更溫順可人,也討大人們歡心。”

    華儀饒有興地問:“權貴宗親,樂于此道者怕是不少罷?姑娘們討好他們,又能得到什么?”

    環姬頓了頓,方才垂眸道:“陛下看我們這些人,或許是不理解的。我們確實得不到什么,除卻被玩弄一番,運道最好的也不過是除了賤籍罷了,也有人死得不聲不響,姐妹們連收尸也收不得。”

    華儀皺眉道:“所以,何必如此呢?”

    “因為,生而低賤,并不代表甘于低賤。我們……我們這些人生來只懂討好,被人罵了打了,還是得笑臉相迎,舞跳不好便關乎性命,所以,哪怕眼前的人再無禮、殘暴、甚至令人作嘔,我們也只能裝作我們歡喜極了。”環姬不知不覺得說到此,也不禁將心聲吐露出來,身子微微發抖,“向往擺脫這樣的生活,向往做普通人,甚至是人上人,已經是我們骨子里無法擺脫的渴望了……即使是要死,不搏也是不甘心的,誰想一輩子對人討好呢?只是因為那人投了一個好胎。”

    華儀沉默不語。

    環姬苦笑了一聲,又道:“所以,陛下對妾的恩情實在太大了,直至今日,妾都覺得自己還處在夢里,無以為報。”

    華儀不言,默默喝了一口酒,才點頭道:“朕明白了。但是,朕即便是帝王,也不能改變什么。”

    “陛下不必改變什么。”環姬拿袖子掩面拭去眼角淌出來的淚,展顏道:“妾看得到的,陛下身份頂頂尊貴,卻并不糟踐我們這些低等人……那回陛下的一聲‘環姬姐姐’,叫妾記到了現在,還有沉玉公子……”

    “嗯?”華儀眸子動了動。

    環姬低眸笑道:“他那般優秀,陛下也不曾埋沒他,說到底,活到如今,各自的命也只賴自己了。”

    華儀也笑了笑,“是不曾埋沒么?”

    是不是埋沒了,也只有華儀自己心里清楚。最終予他一指揮使的職務,也是實在壓制不住了,她千辛萬苦地讓他避開諸般陰私詭異,可冥冥之似乎自由安排,總是讓他瞬間長成參天大樹,枝條遮天蔽日。

    可她如今,也實是委屈了他幾分。譬如正經的朝臣史冊留名,或流芳百世,或遺臭萬年,可這樣的似乎注定了與之無緣,鬧得動靜大了便成了奸惡諂媚小人,盡管她并非覺得他是這樣的人。

    只是沉玉或許是心有不甘的,縱使他不說,她也覺得,一個前世將天下玩弄于股掌之間的男人,怎么會甘心整天陪著她呢?

    環姬道:“他看陛下的眼神是不同的,只有他看陛下的時候,妾才覺得他不是冰冷的——這樣的人在陛下身邊,應是甘之如飴的。”

    兩人一時竟有些無言。

    華儀飲著酒,直到一壺見了底,才轉頭看了常公公一眼,常公公連忙揮讓人再倒酒來。華儀等著酒,四處看了看,又找話道:“這里,你一個人住著還習慣罷?”

    環姬撲哧一笑,“陛下這話問得遲了,妾住了將近一年,怎么會不習慣呢?”

    “不過,妾倒是好奇。”環姬慢慢的也不在拘謹,隨意地問道:“這里之前是何人所住?”

    “朕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