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57.第五十七章
    采用防盜模式,顯示重復章,本由晉江學城首發,請支持正!沉玉端著熱粥踏入元泰殿時,華儀正抱膝坐在榻上,著天青里衣,絲面光滑,如流水一般緩緩淌開,白皙的臂卷著烏黑的青絲,黑白分明。

    殿內靜謐無聲,腳步聲格外清晰,華儀頭也不回,冷漠道:“出去。”

    沉玉頓了頓,卻仍舊上前,坐到了她跟前。

    她不知是誰膽敢忤逆她,驚怒抬頭,口叱責便卡在了喉間。

    沉玉微笑著,白皙的托著瓷碗,“陛下又鬧脾氣?”

    華儀垂下腦袋,別扭道:“是你啊。”

    “我才幾天不陪著陛下,陛下就瘦了。”沉玉伸出左,撫了撫她的發,嘆息道:“何苦非與攝政王作對呢?”

    華儀抬頭,眼睛溫亮,濕漉漉地瞅著他,像小幼崽。

    沉玉的心有些軟,垂下眼不看她,竭力克制自己將她摟入懷里的欲望。

    華儀打量著他的神色,故意放軟了聲音,喊道:“沉玉……”

    沉玉抿著嘴,含笑看著她,眸色偏暗。

    華儀繼續道:“我不是要等皇叔妥協,我是在等你。”

    沉玉抬起碗,將勺子送到她嘴邊,溫聲道:“陛下喝些粥吧。”

    她低頭乖乖喝了一口,又抬頭繼續道:“暗衛說皇叔為難你,你可有……”

    他很快又將勺子送到她唇邊,截斷了她的話。

    華儀囫圇咽下,飛快道:“你說呀,有沒有受……”

    沉玉又是一勺送來。

    華儀喝下,張了張嘴,才發出一個字的單音,便又見沉玉將粥送到她唇邊。

    她這回惱了,斷喝一聲:“你過分!”

    他成心不讓她說話!

    華儀瞪著他,往后一縮,離他抬起的勺子遠遠的。

    沉玉笑盈盈的,哄道:“先吃飽。”

    他抬要喂她,她窘迫著一張臉,將他的推回去,坐直了道:“沉玉,你別這樣,你究竟有沒有被攝政王怎么樣?”

    沉玉嘆了口氣,將碗擱在一邊,道:“陛下這樣關心我,有沒有想過會給我帶來麻煩的一天?”

    他鮮少有把此事挑到明面上說的時候,華儀抬頭注視著他,咬著牙根不言。

    她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前世她止于君臣之禮,縱使有不忍之時,也念在他身份低微,自古臣為君死乃忠義之德,故而刻意忽略。

    他是那么的優秀,縱使少年時她被攝政王制約,他備受壓榨,也依舊爬上了當朝一品。

    她那時看到的是天下,身邊能臣稀少,他為她一次次遠出京城,她在京城等著他傳來喜訊,卻見御案上彈劾他的折子越堆越高。

    習慣他一貫的遮天蔽日,風雨無阻,故而忘記他也是個普通人。

    攝政王算什么?

    她那皇叔,把持朝政多年,性情剛愎,人到暮年時越發在朝沖撞于她,華儀后來磨礪出了沉穩的性子,利用制衡之術逐步瓦解皇叔權力,直至她肅清朝結黨之臣,嚴□□氣,開拓自己的盛世。

    她以為自己是個好皇帝,可以在后半生成為興之主,可關算盡,算漏了一個他。

    這一世的沉玉,她明明是有能力護他的。

    護他愛他,讓他不再那么偏執,讓他不一個人承受一切,改變上一世的一切不得以和遺憾。

    華儀定定看著沉玉,許久,才輕聲道:“朕想過的。”

    沉玉淡淡回視她,少年深刻的五官在暖光之下,有了溫雅之意。

    華儀靜了靜,接著道:“過去的事情朕無法轉圜,可將來,朕希望看著你好好的。”她伸抓住他的袖口,仰頭看著他,和他垂下的目光相撞,“所以,沉玉。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同朕說好不好?你若是不高興了,也可以同朕說的。”

    他低眼看著自己的袖口,眼神一瞬間閃過光。

    他淡笑:“陛下說笑了。”他抓住她的腕,拽離了她的袖口,拂衣起身,跪于她跟前,行大禮道:“有陛下這句話,沉玉心知陛下厚望,定竭盡所能為陛下肝腦涂地。”

    華儀身上泛起一陣冷意。

    她望著沉玉匍匐的身子,定了定神,這才收斂了自己不當的神情,良久,她找回了自己的聲音:“朕知道了,起來罷。”

    沉玉頓了頓,斂袖起身。

    華儀又道:“私底下,也要和朕這樣么?”

    沉玉抬頭一笑,似也覺得自己過分了,搖了搖頭。他重新坐到華儀身邊,端起碗欲喂她喝粥。

    華儀卻沒了食欲,揮了揮,道:“撤下去,朕飽了。明日此時你再過來,不必帶粥了。”

    沉玉還是擔心她,“陛下保重身子。”

    華儀再不應他,直到沉玉修長的身形轉過屏風,殿門發出輕微的響動之后,她才忽然嘆了口氣,仰頭往后直挺挺地摔在了榻上。

    他虛虛實實,明明心懷他念,卻又行忠正之事,倒是讓她此刻感覺是自己在倒貼于他。

    那種滋味,就像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