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40.第四十章
    采用防盜,購買v章0以下的,可在48小時之后查看新內容。華鋮看著對面的沉玉,微微留了心,覺得他十分不簡單。

    如果說見他之前還覺得他不過靠著容色得女帝寵信,相見之后便覺得,這樣的人怎么可能站在女帝身后?

    是當真甘愿付出,忠心耿耿,還是別有所圖?

    還是……那些個關于女帝如何厲害的消息,其實是他在背后出謀劃策?

    細思極恐。

    華鋮后背竟慢慢地起了一層冷汗。

    是他唐突了,他此刻若是向沉玉透露想法,保不準會讓女帝心生不滿。

    沉玉將他的神情盡眼底,淡淡笑道:“方才不過隨口一問,陛下自然不會有別的意向。”

    華鋮漫不經心的接口道:“……是嗎。”

    “不過。”沉玉眼底冷光一閃,抬撫了撫曜日青瓷杯圓角上的紋路,隨意地笑道:“殿下擔心什么,在下也能猜出個一二,畢竟也曾聽陛下提過。”

    華鋮心底一緊。

    沉玉抬眼,右握著那杯,抬輕抿一口茶,眼角淚痣惑人。

    “有個不好的消息,殿下想聽嗎?”

    皇宮宮墻之上,華儀系著紅色披風靜靜而立,玉顏半掩在帽下,披風上的鳳紋隨風展翅而舞。

    將近九月,氣候仍是炎熱的,她卻將自己包得嚴嚴實實。

    常公公站在一丈開外,不敢出聲,除卻幾名宮人隨侍外,城墻上的人空無一人。

    華儀也不知站了多久,直至常公公出聲提醒道:“陛下,這里風大,還是回去罷。”

    華儀低頭咳了咳,點了點頭,道:“回去罷。”

    她提著裙擺,慢慢走下城樓,徑直回了元泰殿,容顏上連一絲多余的情緒也沒有,淡漠得不似正常人。

    華儀回去后,抬眼便見案上剛剛熬好的藥,黑色的湯藥泛著濃重的苦味,她直接上前,右端著藥碗,仰頭骨碌碌喝下。

    她一口干盡,放下藥碗,抬拿帕子抹了一把唇角的藥汁,皺了皺眉頭。

    常公公忙遞上蜜餞,關心道:“陛下吃一個吧,便不那么苦了。”

    華儀搖頭,道:“朕不怕苦。”她一邊解披風一邊往里面走去,將披風扔給常公公,露出里面華貴的裙衫,問道:“沉玉去哪了?”

    常公公道:“他出去辦事去了,陛下要找他嗎?”

    華儀道:“不用。”頓了頓,又道:“朕這幾日乏得很,太醫怎么說?”

    “太醫是說,陛下氣血不好,只需大補修養,不宜勞累,更不宜郁結于心……”常公公還要繼續說下去,華儀已不耐煩的打斷道:“一群庸醫!”

    常公公眼觀鼻鼻觀心,不敢再說。

    華儀罵太醫院一群庸醫,不代表她真的覺得太醫們醫術不精,但是她如今的情況,實在是前世不曾發生過的。

    她原以為是心力不足,郁結所致,可后來又覺得不對勁。

    她越來越困,一日比一日乏力,偶爾精神大好,睡得也極早,再后來,身子好不容易好了些,才上朝幾日,又染了風寒。

    元泰殿噴著熏香,將殿弄得暖洋洋的,讓人只覺沉悶,華儀多呆了一會兒,便覺得腦袋又沉了下去,靜靜坐了會兒,又起身推開門出去。

    “陛下!”

    甫一推開門,華儀便撞上了正要進來的沉玉,身子往后踉蹌幾步,他忙拉住她的胳膊,看著她揉著鼻尖淚眼汪汪的模樣,沒忍住,彎唇一笑。

    華儀抬眼瞅他,道:“還敢笑話朕。”

    “撞壞了陛下的‘龍鼻’,是我的錯。”他笑吟吟道:“陛下是要去哪?外面下雨了,這樣出去難免著涼。”

    華儀氣悶,原地站了一會兒,又轉身回去道:“算了。”

    她回殿坐回了椅,拿著本書草草地翻,沉玉淡淡掃了常公公一眼,常公公忙招呼宮人退下,僅僅留兩人獨處。

    華儀隨便翻了翻書,暴躁得很,又將書擲了開來。

    那書就散亂在沉玉的腳前,書頁已然陳舊,被這樣一擲,有些頁角便散了開來。

    沉玉道:“又鬧脾氣,是誰惹了你?”

    華儀抬頭望著他,忽然道:“沉玉,你過來抱抱我。”

    沉玉笑了笑,抬腳走過去,彎腰打橫抱起小姑娘。

    她摟住他的脖子,把腦袋埋在他的頸窩里,輕輕嗅著他發間淡淡的香氣,低低道:“朕什么都不想管了。”

    “何出此言?”

    他微微低頭,卻看見她闔上了雙眼,卻摸上他的胸前的衣襟,他眸色一暗,抱著她快速走到龍榻邊,坐下改為摟住她纖細的腰肢,唇舌摩挲她小巧的耳垂,微癢的觸感激得她輕顫。

    “陛下病了。”他聲音低啞。

    她睜開眼,笑道:“是怕朕傳染給你?”

    “不是。”他聽了她這句話,也不再忌憚什么,抬褪下她的外衫,道:“大不了,我陪著儀兒銷魂死。”

    她抱緊他,任他作為。他的將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