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29.第二十九章
    女帝發布第一道推行新政的政令之后,平南王世子隨即便被控制住了。

    朝起了軒然大波,卻無人膽敢發聲——女帝這回準備非常充足,內有以蕭太尉為首的一干軍重臣紛紛響應,外有衛大將軍火漆密封快馬加鞭的密信傳來,直言邊境六支軍隊已有半數撤離原本守地,增設一處關口,大軍已整頓完畢。

    女帝雖不上朝,卻命沉玉將衛陟的信在朝會時當著武百官念了一遍,成親王暫代帝王主持這次朝會,一人冷若冰霜,一個人嚴肅刻板,硬是將氣氛弄得格外壓抑,短短一個時辰,硬生生讓武百官如坐針氈。

    現在誰敢說一個“不”字,誰就是當官當膩歪了。

    汴陵郡華湛一直在思索著皇姐的病情,他大清早的又去找了常公公,可是無論怎么威逼利誘,常公公都不肯松口。

    是什么大事,犯得著這么遮遮掩掩的嗎?

    如今出入元泰殿、日夜守著女帝的只有沉玉一人,沉玉信得過嗎?他若借此攬權,或者假傳圣旨,又當如何?

    甚至……他還可以親自給女帝下藥。

    細思極恐,華湛硬生生地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倉皇抬頭,目光極為復雜地掃了一眼站在成親王斜后方的沉玉,沉玉垂袖而立,一身墨綠罩衫,顯得沉靜而內斂。

    華湛回府后,又給衛陟接連去信,密封好讓人快馬加急送去,又沉吟著,在窗邊踱來踱去。

    郡王府幕僚見狀,不禁問道:“殿下是為新政令掛心嗎?”

    華湛搖頭,道:“我本不愿過多插政事,可是近來,皇姐病了,我不能不管她的……這其有太多隱患,沒有皇姐,我也要學會獨當一面了。”

    他年少長于民間,稍大點,便被稀里糊涂地帶進了皇宮,他緊張地站在大殿央,看著上首的女帝動作輕快地下來,她微微一笑,笑容明媚而驕傲,道:“朕是你皇姐,今后有什么事情,朕護著你。”

    后來,他的生母過世了,在這世上的親人只剩下了華儀。

    人人都說最是無情帝王家,他也害怕過華儀對他心存芥蒂,可是,華儀不曾。

    他在宮里胡鬧,又是放風箏又是掏鳥窩,以為華儀會嫌棄他一身市井俗氣,可她也不曾。

    幕僚聞言,微微笑道:“陛下若知道殿下這樣想,一定會很高興的。”

    華湛苦澀地笑了笑,想起自己連見姐姐一面也做不到,心底還是宛如被罩了一層烏云。

    路程遙遠,近日風雨交加,信使腳程也耽誤了不少。半月后,華湛才收到回信。

    衛陟在信安撫華湛,并囑托華湛千萬要想辦法見到女帝,且不可逞一時脾氣,與沉玉正面較勁。

    “……臣近日偶查得一事,許與沉玉相關,臣出京之夜,陛下曾親自囑托,言語之間值得推敲。臣以為,陛下那時便已察覺不對之處,或受人脅迫,真相大白之前,還請殿下萬萬小心。至于臣身兼之責,當早日完成,提早返京。臣得陛下器重,而今握四成軍隊統帥之權,暗處小人定不敢輕舉妄動,殿下暫且不必憂慮,沉穩待之。”

    華湛看完信后,將信折好丟入火盆,披衣起身,吩咐道:“備車,本王要入宮。”

    汴陵郡這回入宮,卻不是找華儀,而是去見沉玉。

    沉玉剛剛給華儀梳好頭發,陪她說笑了幾句,一出殿便撞上了華湛。

    華湛想著討好沉玉,可是與他作對慣了,此刻實在難以撂下面子,倒是遲疑著繞著圈子說話,沉玉卻對他沒那個耐心,抬一指殿內,道:“陛下正好無事,郡王殿下若想求見,在下可代為通傳。”

    華湛:“……”

    沉玉只當他默認,進去說了一句,便出來對他點了點頭,華湛這才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對沉玉突如其來的溫和態度弄得有點摸不著頭腦。

    可沉玉早已遠去,華湛原地躊躇了一會兒,便端正了神情,大步入殿。

    元泰殿里的陳設一如既往,只是甫一進去,便感覺迎面而來一股濃重藥香,混著新配制的安神香的清甜香氣,熱氣成了一個無影的棒槌,直直把華湛兜頭一砸,讓他頭暈目眩,喘不過氣來。

    華儀趿著雪色絲履坐在梳妝鏡前,正右執著螺黛,給自己細細描眉。她身上著嫩黃色齊胸裙,外罩淡紅袖衫,滿頭烏黑緞發被綢帶妥帖的綁好,幾縷長發垂在額邊,凸顯出她的天生麗質。

    若非身處輝煌宮殿,不遠處的金爐獸首提醒著他,華湛差點會以為,面前的女子只是一個尋常人家生的靈秀的姑娘。

    才將近一個月的功夫,華儀已越來越像個小姑娘了。

    從前那些不符合她年紀的嚴肅威嚴,也漸漸了無蹤跡。

    華湛上前,行禮道:“臣弟參見陛下。”

    華儀轉頭對他一笑,道:“過來坐。”

    華湛頓了頓,直起身子,拘謹地過去坐下,華儀見狀笑道:“許久不曾見你,你倒與皇姐生分了?”

    華湛搖搖頭,答道:“臣弟希望皇姐可以保重身子,故而不敢打擾皇姐養病,如今見您大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