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26.第二十六章
    女帝用膳過后,平南王世子便來求見女帝。

    正是午休的當兒,華儀靠著沉玉看書,只覺溫暖舒適,渾身綿軟,十分不愿意起身去見旁人,不過她也不會真懶到那種地步,只懶懶地多賴了一會兒,便不情不愿地起身了。

    沉玉見她面上有不耐煩之色,耷拉著腦袋喝茶,模樣別提有多不情愿,忍不住笑話她道:“陛下堂堂帝王,見個人而已,何必擺一副大難臨頭的表情?”

    華儀拿過熱巾敷眼,口含糊道:“他華鋮哪有朕補覺之事重要。”

    敘舊事小,犯困事大。

    也不知華鋮是怎么做到這么沒有眼力見的,朝大臣近日都不敢隨意打攪女帝,下午覲見更是不要命了,哪有人初來京城,什么都還不打聽,就直接往女帝槍口上撞的?

    女帝是什么脾氣?

    打攪陛下養病休息,無異于拔老虎胡須。

    入宮來住,來日方長,華鋮好歹也是個親王世子,她也沒有主動害他的道理。

    誰料想他這么坐不住。

    心思急躁,城府不足,如她所料,也出乎所料。

    華儀抬喝了杯茶,淡淡吩咐道:“把御花園涼亭收拾出來,讓世子在那處等候,朕隨后就來。”

    常公公忙應了聲,彎腰小步退出暖閣,出去交代了。

    華儀低眼盯著面前光潔的桌面,黑眸并不聚焦,淡淡思忖著事情。

    沉玉放下東西起身,拿過一邊掛著的墨色披風,道:“陛下轉過來。”

    華儀倏地回神,轉身抬頭。

    沉玉抖開披風,動作嫻熟地為她妥帖地系好帶子。半身披風領口以金線紋著鳳尾,雪領茸毛襯她白瓷般的肌膚,顯得她更精致安然。

    他道:“外面風大,既然想去涼亭,便要注意著暖和。”

    “嗯。”她踮起腳尖,在他微涼的下唇上輕輕啄了一口。

    帝王移駕來至御花園時,華鋮正坐著賞花。

    遠遠便見浩浩蕩蕩宮人走來,恭敬肅穆,不敢有絲毫造次。再看他們衣著皆像御前宮人,華鋮便收回目光,抬眼看去。

    華儀自御輦上提著裙擺步下,慢步走上涼亭,華鋮忙起身行禮道:“臣參見陛下。”

    華儀頷首道:“免禮,坐。”自己已率先坐下。

    涼亭內設長案,上面擺著熱茶酒盞、水果糕點等,木制山水潑墨屏風置于亭內,紗簾帷幕垂落,另有一雕花黑檀木榻,是為專女帝備著的。

    華鋮落座,暗覷華儀面色,看她眉目清淡,精致五官一如宮宴之時,紅唇水潤,僅僅只是一個不經意的眼風,眼尾已掠得極長。

    美,卻是無人膽敢冒犯的美。

    只是略微不同的是,華儀看起來似乎有些疲倦,看來,人人都說女帝病了,似乎也不是空穴來風。

    只是她病歸病,華鋮又不是瞎子,自經過那次帝王壽宴,他便早已瞧出皇權集于一人之,女帝羽翼早已豐滿的局勢來。

    面前這人,雙九年華,與他的世子妃一般年紀。

    他的妻子溫柔嬌怯,謙卑柔順,恪守女則之道,被夸作賢惠端方。

    面前的帝王含威不露,風流半斂,一個漠然的眼神,便能讓人心驚膽戰。

    華儀的右隨意擱描金扶上,廣袖斂在膝頭,對華鋮親切地問道:“在宮里可還習慣?”

    華鋮答道:“宮里自然比宮外好。”

    華儀笑了笑,淡淡道:“那便好,朕這回也沒顧及你自己的意愿,朕……幼時玩伴不多,先帝子嗣稀少,想來,你與朕算是格外親近的了。”

    華鋮含笑道:“只是陛下到底是君,臣幼時不曉事,如今不敢輕率,唯恐冒犯龍顏。”

    華儀抬起茶盞遞到唇邊,半掩笑意,道:“一個個都這樣,非把朕弄成一個孤家寡人不可。”

    華鋮亦微抿一口茶,挑眉笑道:“不敢,不敢。”

    兩人對視一眼,華儀放下茶盞,說:“朕年幼即位,到如今已有八年,自朕即位,便無暇再與各宗親聯絡感情……這些年,皇叔在藩地盡忠職守,朝廷無需格外管轄,倒是給朕方便了不少。”

    華鋮道:“分內之事罷了。”

    當下卻留了個心。

    華儀夸平南王盡忠職守,此前修建河渠之事,平南王便與朝廷有過摩擦。

    那時鬧得不太愉快,兩邊都未討到好處,工部尚書離京至今未歸,只是他向來為女帝心腹,也不知那事究竟有沒有告訴女帝。

    人人都說女帝眼里揉不得沙子,但在華鋮看來,她或許……比誰都能忍。

    華儀再與世子閑話片刻,提及藩地瑣事,朝廷政事,以及幼年回憶,偶有發笑,氣氛越來越輕松。

    華儀偶有咳嗽,雖談笑自若,細心者卻不難看出女帝眉心的倦色,精致的妝容遮不住墨瞳的暗淡無光,看似沒什么大病,也著實有些不正常。

    華鋮眼色微深。

    他在心底思忖片刻,才提出下棋,華儀命人拿來棋盤,便與他開始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