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16.第十六章
    屏風前,兩個端坐的人影被拉得極長。

    華儀同衛陟大致說了她今后的打算,雖沒有拐彎抹角,話里卻藏著玄機,衛陟何其聰明,自然小心應對,同時也在暗驚華儀的帝王心術。

    他在邊關便偶然聽說女帝三年來大行改革的事情,那時還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她所做之事,現在卻有些明白過來了。

    更讓他驚訝的是,華儀對他的態度。

    當年她氣他惱他,恨不得把他趕到天涯海角去,如今他卻絲毫看不出她對他的想法。

    太捉摸不透了。

    殿外轉角處,金獸掩映下,一抹修長的身影靜靜立在那里,墨發玉瞳,身披鶴氅,金絲藍袖淡淡垂落。

    沉玉的臉一半隱在黑暗下,竟顯得冷冽異常,待聽清華儀對衛陟不咸不淡的態度后,才半彎嘴角,露出一絲詭異陰沉的笑容來。

    若有人看到他此刻的神情,怕是要覺得毛骨悚然,絲毫看不出半點在女帝面前的溫潤。

    沉玉靜靜站立片刻,拂袖轉身而去。

    待衛陟出宮后,華儀才起身回了內殿,看他依舊還是和之前一樣在看書,不疑有他,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環住他的腰。

    沉玉放下書,把小姑娘拉到懷里抱著,說道:“事情談好了?”

    “嗯。”她把腦袋靠在他頸窩里,輕聲道:“朕做這個皇帝,時時刻刻都要防著他們。”

    他笑了笑,并不多言。

    她抓著他胸前衣襟,抬頭道:“朕現在可就只對你沒防備了。”

    沉玉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沒什么好擔心的。”

    她拍開他的手,笑罵道:“你放肆!”

    “陛下的臉真軟。”

    “……”

    華儀又和沉玉鬧了會兒,便折騰到了床榻上,他給她換了藥,便彈琴給她聽。

    沉玉琴藝甚好,甚至不輸給她這個從小經歷過嚴格教養的帝王,她對此也曾稱奇,覺得他什么都厲害,也不愧前世做到了當朝一品。

    如今的沉玉溫順柔和,雖然在她身邊有些逾權,卻遠離了那些紛爭,看不出半點凜冽肅殺之氣。

    她還是相信他,那些刺客大概不是他的人罷?

    華儀倚靠著,目光落在他身上,慢慢地便睡著了。

    面前的女子呼吸均勻,長睫闔下,清麗的面容在燈下泛著一層秋水瑩光。

    沉玉停下撫琴,給她披上衣裳,便走了出去。

    元泰殿外宮人肅穆而立,沉玉推門而出,淡淡吩咐道:“陛下睡了,別進去打擾。”

    那些宮人紛紛記下,不敢出聲。沉玉也不再停留,兀自沿著長廊離開。

    他輕車熟路地穿過御花園,回了自己居所,又在片刻后重新出去,走入皇宮偏僻之處,在假山后按動一塊石子,便出現了一條密道。

    沉玉慢慢走了下去。

    密道狹窄而昏暗,下面有一處石室,正有人等在里面,一見到沉玉便齊刷刷地跪下,沉聲道:“見過公子!”

    沉玉居高臨下,目光冰冷地掃過他們的頭頂,拍了拍手,嘲諷道:“一個個都好樣的,沒有我的吩咐,敢私自動手了?”

    這群人服裝各異,宮女太監侍衛皆有,面相尋常,卻通身不掩肅殺之氣。

    其中一人見沉玉不豫,忙解釋道:“當時機會難得,我們顧及公子,尚不敢動手,沒想到霜兒如此莽撞,差點要了那狗皇帝性命……”

    沉玉冷笑著重復道:“狗、皇、帝?”

    公子向來的喜惡里,便有不可侮辱女帝這一條。

    那人忽然驚覺自己失言,臉色白了白。

    沉玉攏了攏袖子,目光涼得似雪,語氣也如冰窖里的刀子一般,“再讓我聽到這種話,命也不必留著了。”

    那人忙磕頭認錯。

    沉玉不欲多做耽擱,直截了當道:“去查截殺衛陟的那波人馬是誰所派,小心大理寺卿,切勿打草驚蛇。”

    有人遲疑道:“若是平南王那邊的人……”

    “那正好。”沉玉轉眸,一瞬間目光亮得懾人,“就算不是他們干的,我也打算陷害他們呢。”

    乾明八年,女帝和大將軍衛陟同日遇刺,逾半月,衛陟回朝,大受封賞。

    青年將軍戰功赫赫,冠蓋滿京華,一時滿京閨中女子芳心暗許,百姓茶余飯后談論起將軍尚未娶妻的問題上來,將之前刺客之事拋之腦后。

    大理寺卿李文盛卻忙得焦頭爛額。

    他總感覺暗處有著什么事情在慢慢引導著他的調查方向,可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后來他順藤摸瓜,根據衛陟提供的線索,慢慢地懷疑上了一個人。

    如今除卻成親王外,唯一一個手里握著兵權的藩王,平南王。

    平南王當年助先帝奪得太子之位,事成之后,其他皇子皆受貶謫,唯他坐鎮一方,與朝廷處得和和氣氣。

    先帝讓成親王制衡于他,又命成親王攝政,便是怕華儀年幼,扛不住平南王野心勃勃。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