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14.第十四章
    “臣啟奏,衛將軍于京郊安道口遇刺,顯然為人籌謀已久,此人敵視我朝重臣,又熟知將軍行程,必然為陛下身邊親信。狼子野心,居心叵測,欲動搖我朝根基,打破安定局勢,實在當誅!”

    “臣啟奏,陛下與衛將軍先后遇刺,必為賊人奸計,欲亂我朝綱,臣私以為……為今之計,應火速尋回衛陟將軍,若將軍遇害,天下人又該如何詬病朝廷?如何詬病陛下?”

    “臣啟奏,陛下方脫險境,如今更應安心修養龍體,陛下安危乃國之根本,此后應加強皇宮守衛,萬萬不可再出差錯!”

    “……”

    華儀端坐在龍椅之上,闊袖舒展,威儀自成,目光穿過琉璃冠冕、層層金階,落在面前唾沫橫飛的文武百官身上。

    帝王遇刺重傷引起軒然大波,他們各持己見,個個以家國道義出發,說白了也只會在上朝的時候指手畫腳。

    百官分列兩側,官袍威嚴,獸首立于御座兩側,金龍盤踞于大柱之上,怒目圓睜,虎視眈眈。

    華儀動作輕微地抬了抬頭,掀起眼皮望了一眼琉璃金頂,四角鎏金龍頭吞吐明珠,華貴莊重得幾乎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感覺置身囚牢,掩藏在奢華龍袍之下的嬌軀已滲出冷汗,浸透了單衣,背脊上一層層的繃帶纏得死緊,混著血和汗的氣味,繞過胸前,勒緊心口,讓她動彈不得,又喘不過氣來。

    汴陵郡站在下方,離華儀最近,抬頭看了看阿姊蒼白虛弱的臉,袖中手狠狠捏緊成拳。

    他攏起袖子,微微側過身來,和大理寺卿交換了一下眼神。

    念及陛下身體不適,這日早朝散得極早,眾臣依序退下,又在殿外三五成群,你來我往。

    汴陵郡看華儀不動,自己也磨蹭著不走,待百官都退出去了,才上前在華儀面前蹲下,躊躇道:“皇姐,您的傷怎么樣了?”

    少年俊秀的臉上全是擔憂之色,嗓音顯得溫柔而無害。

    華儀道:“朕無礙……常公公,讓沉玉進來吧。”

    華湛剛剛松了口氣,聽到沉玉的名字,臉上閃過一絲不滿,抿了抿唇。

    他心思紛亂,恨不得搖醒華儀,又明知華儀只會因此生怒。

    沉玉候在內殿里,聽到宮人通傳方才慢步跨上臺階,十分自然地抓住華儀的胳膊,扶著她慢慢起身,又將手挪到她腰下,讓她將全身的力量都交給自己,又護著她的背傷。

    她因疼冒了冷汗,他抓住她柔軟的小手,觸手卻是冷汗,黑眸不由得沾上冷意。

    “先回去換藥?”

    她低低嗯了一聲,抬眼瞅了瞅他,眸子里俱是水光。

    華湛從袖子里掏出帕子,遲疑地遞給沉玉,見沉玉看過來,少年轉過頭,白皙的臉上染上一層薄薄的緋紅,有些難堪道:“給皇姐擦擦汗……”

    沉玉的動作頓了頓,隨即接過了帕子。

    華湛不自覺地舒了口氣。

    華儀乖乖靠著沉玉不動,一邊被沉玉拿著帕子擦了擦額頭,一邊看著華湛彎唇笑了笑,“湛兒,你對朕都不緊張,何必在沉玉面前戰戰兢兢的?不都是自己人?”

    華湛喉嚨一哽,想說“誰跟他自己人”,又看見華儀和沉玉如此親密的模樣,撇了撇嘴,酸溜溜道:“明明是皇姐拿臣弟當外人了。”

    他一腔心思展露無遺,華儀忍俊不禁,身子也笑得顫了顫。

    “朕改日替你選個郡王妃,讓你有個內人作伴,也省得鎮日來朕這里溜達。”

    華湛微微一驚,忙擺手道:“萬萬不可!臣弟……臣弟年紀尚幼,男兒心思自當用在國家之上,暫時還無心成婚!”

    “無心成婚?”華儀瞥著他笑,“朕前不久還看見你腰里掛著香囊,那繡法委實罕見,應是某個閨閣里的姑娘贈的吧?”

    華湛面露尷尬之色,遮遮掩掩道:“不是啊……明明是……”

    華儀嘴角噙笑,倒不大細聽他解釋,總歸這小子才十五,也不急著這時成婚。

    前世她給他做主娶了戶部尚書的嫡長女,那女子溫柔謙恭,不討華儀歡喜,卻合乎她的心意。偏生華湛自己不喜,面上雖做足了功夫給她看,私底下卻對妻子不聞不問。

    后來華湛因謀反之名下獄,那女子不久也病死了,汴陵郡王府沒有留下一個子嗣,那女子也可憐,白白浪費了一生。

    這一世,華儀不會再那么做了。

    當初因她過于剛愎而白白忽略的一切,譬如對于這樣純善的華湛,華儀心底有愧,也想讓他好好地活到長命百歲。

    她站久也難受,沉玉握著她的手緊了緊,斂眸道:“先回殿罷,陛下不難受嗎?”

    華儀當然難受,當下也不笑了,對華湛丟了個眼風過去,使喚道:“你替朕傳令,讓大理寺卿半個時辰后來御書房見朕。”

    華湛連忙應了,見當下也無事,生怕皇姐因為自己耽擱了上藥歇息,連忙行禮跑了。

    “啊!沉玉!”

    華儀軟聲驚呼。

    華湛后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