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12.第十二章
    華儀耳垂發癢,避開他牙齒的騷擾,他緊跟著她,她一低頭,額頭抵上他的右肩,輕輕蹭了蹭。

    沉玉忍俊不禁,“陛下越發可愛了。”

    華儀兇起來那是一個“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此刻聽他這話,倒是抬頭看了他一眼,抬頭笑道:“覺得朕如今對你百依百順的,你覺得朕好欺負了?”

    “不敢。”他把她攬入懷中,低沉的嗓音就響在她頭頂,“誰都不能欺負你,我不行,天下所有人也不行。”

    華儀心念一顫。

    前世……他也是這么說的。

    那時,已經在朝中有一席之地的沉玉傍晚入宮覲見,她質問他為何與戶部尚書作對,他卻答無人可以欺負她……

    她不過因田地整改稅收之事與那老匹夫政見不合,他便出手為她出氣。

    可是,后來沉玉還是欺負她了。

    逼她,囚她,要她,辱她。

    華儀想到此處,不禁閉上眼,吸氣平復呼吸,讓頭腦保持冷靜。

    三年了……當初那些事情還是歷歷在目。

    盡管她提醒過自己無數次,這一世她刻意引導,沉玉已再不是那個傷害她的人,可有些隱秘的想法還是讓她如鯁在喉,每每念起,都心緒難平。

    為什么前世的沉玉要背叛她?

    為什么她都這么努力了,這一世沉玉還是會時不時流露那些讓帝王忌憚的東西?

    這兩個人,分明是同一個人,卻給她不一樣的感覺……

    一個給她撐起整個天地,卻害她服毒自殺;一個小心翼翼地愛她,卻心思叵測,暗地自有計較。

    一只微涼的手撫上她的后頸,華儀微驚回神。

    沉玉捏著她的后頸,像撫弄一只貓兒,掌心微滑,手指觸碰她的鎖骨。

    他微微后退,沉下身子,和她保持平視,雙眸瞇起,眼角淚痣讓人心顫,“陛下遲遲不回應,是不相信我嗎?”

    華儀道:“朕真的可以相信你嗎?”

    “我不敢保證將來必然太平無事,只能承諾會用命守著你。”沉玉看著她,緊追不舍道:“陛下為什么不敢相信?”

    “朕是皇帝。”她閉了閉眼,推開他,起身走到窗邊,“一個帝王,相信就意味著危險。沉玉,朕這三年不讓你入朝施展,你當真是猜不出原因嗎?”

    她的話如此直白,沒有給他絲毫裝傻的余地。

    沉玉有些驚訝,隨即俊目低斂,倒是笑了。

    從前他是少年,妄想著鋒芒畢露,讓她看到他不一樣的地方,讓他得以施展才華,擺脫那惹人厭惡的賤奴身份。

    可后來他發現,無論他如何在謀略眼界上遠勝那些所謂的肱骨之臣、王孫公子,她都絲毫不為所動,只顧著抱著他的脖頸嬌笑嫣然。

    那時他就明白過來了。

    雖然想不通她為何不愿讓他涉及權利,他卻絲毫不覺得毫無出路,而是在她身邊只手遮天,即便無權無勢,也讓那些權柄在握之人假笑討好。

    讓他猜原因?

    大概就是因為君心善于猜忌,怕他翻云覆雨,犯上作亂。

    華儀這么直白地告訴他,她不相信他。

    殿內光線昏暗,紫金小爐吞吐的霧氣,暈開了帝王玄袍之上盤龍的章紋,金絲銀紋的袖口微微拂動。

    沉玉亦起身,斂了斂華貴的衣擺,出聲道:“陛下既然心里懷疑,為什么還要委身給我呢?若往后留下了麻煩,譬如陛下感情淡了,反悔了,那又該怎么收拾殘局?”

    她不料他會作此語,驚怒回頭,甩袖道:“沉玉!”

    “委身給我,我就不愿意放手了,陛下往后或許會有麻煩?”他絕佳的容顏冰冷得讓人心驚,抬睫之時,黑瞳里的冷意迫人,“也或許,君心無情,陛下只需要一句話,殺了我……也就沒有麻煩了。”

    華儀高聲斥道:“你放肆!”

    “確實是放肆了,沉玉知罪。”沉玉低眼,半張臉沉浸在暖光下,顯得一冷一暖,竟如鬼魅般妖異。

    華儀眸光沉浮不定,冷冷盯著他。

    三年了,他溫順了三年,這回終于發作了?

    他覺得君心無情?她對他招之即來?

    那他又何曾了解過她!

    華儀閉了閉眼,道:“來人!”

    方才華儀語氣不對時常公公就早已豎起了耳朵,只差沒有直接帶人沖進去,此時一聽到女帝叫人,忙小跑著進來了。

    沉玉淡淡立在原地,長袖低垂,喜怒不辨。

    常公公只敢瞟他一眼,便聽華儀冷聲道:“帶他下去反省!”

    她話音一落,沉玉便抬腳往外走。

    華儀氣急,冷叱道:“慢著!”

    沉玉停下,側身看她。

    他的眼神仿佛隔在一層水霧后,幽深莫測。

    華儀注視著他,道:“朕不明白。”

    他問:“陛下想明白什么?”

    華儀狠狠轉頭,抬手讓人帶他下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