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4.第四章
    華儀再次醒來時,窗外有鳥啼叫個不停。

    她坐起片刻,才慢慢想起自己身在何處,昨夜又發生了何事……她想起自己是重生的,一切如夢般不真實,又或許這真的只是她的夢?

    華儀坐了會兒,看見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這才知她起得晚了。她掀被下榻,穿上桌上早已備好的嶄新衣裳,推開門出去。

    笛聲悠揚,木門被打開的一瞬間,她將曲子聽得更加清晰,卻又說不出具體明目來。樹下倚著一青衣少年,玉冠冰涼,容顏秀美,正橫著長笛吹奏。

    春花撲向他干凈的袖口,連風也變得溫柔。

    華儀的手無意識地扶上門板,靜靜看著他。

    她的心在一點點變得柔軟,她不可否認,她其實是喜歡他的。

    可是她和他之間隔了那么多。

    華儀想,如果這一回,她好好地愛他,會不會有所不同?會不會不再有那么凄慘的收場?

    一曲終了,沉玉轉過頭來,對她頷首一笑,“陛下醒了。”

    華儀走了過去,驚訝道:“你的笛子……”

    “閑暇時自己雕的。”沉玉將笛子遞給她看,華儀接過細看,便見笛上雕著梅花圖案。

    沉玉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我只會這一首曲子,是我母親教我的。她生前最愛梅花,故而我也喜歡賞梅,即興而雕。”

    華儀掂了掂笛子,歪頭看他一眼,笑道:“你的母親?”

    沉玉的瞳孔一片清涼,他低頭注視著華儀笑靨如花的臉龐,低聲道:“我的母親去世的很早,她身染重疾,我爹不肯給她治病,反在她去世后將我驅逐出府,后來我輾轉被賣,這才陰差陽錯入了宮。”

    華儀微微一驚,笑容也登時消失下去。

    她從未聽過他說過這些往事,因為宮里除卻太監之外的男孩,都是權貴們秘密保留的一些不可言說的玩物,她無法去細究每一個人塵封的過往,她的高高在上也讓她忽視了一切的黑暗之處。

    她只隱隱記得當年,她剛剛登基,他被一個老嬤嬤追著鞭打,少年纖弱的身體滾落在她的腳尖前,他抬頭時,眼睛比琉璃還要漂亮。

    她覺得這是一個干凈得雪雕成的少年,即使他的衣裳被泥土弄臟。

    年幼的女帝蹲下身子,伸出手指點了點他眼角的淚痣,他低著頭不敢動,唇色慘白。

    “這是什么人?”女帝仰起頭,看著她身邊的攝政王。

    攝政王攏著袖子,漠然答道:“這是皇宮里最低賤的奴才,陛下不必理會。”他抬了抬手,身后侍從上前,企圖拖走少年。

    女帝卻抬手護住了少年,目光直視著攝政王,脆生生道:“朕要他!”

    少年抬起眼瞼,有些不可置信,眸子里都是水光。

    攝政王皺眉道:“陛下身份尊貴,怎可與這等賤奴一起?”

    十歲的女帝口齒伶俐,冷靜地回他道:“朕是帝王,皇叔不是說,朕可以支配天下一切東西嗎?”

    從此以后,他便是她記憶中那個始終溫柔體貼的沉玉。

    華儀心頭驚動,一時眼眶竟涌上一陣酸意。

    他從來都不主動向她說自己過去的事。

    那么從前的那么多年里,他頂著“賤奴”的名頭,究竟是怎樣活于世間的?

    他面上溫順謙和,那么,與前世他所做的瘋狂之事相應,他的心底又該多么不甘?

    沉玉許久不聞華儀出聲,不由看她,卻對上她復雜的眼神。

    下一刻,她的手伸到了他的袖中,抓住了他的手。

    沉玉身形一僵。

    她的手很溫暖,握著他冰涼的手指,低聲承諾道:“朕會好好護你的。”

    他有些想笑,卻心知肚明她的誠懇,便笑不出來了。

    華儀一握便松開了他的手,拂了拂衣擺,道:“好了,朕該回去了,常公公今晨應帶著人尋來了吧?”

    沉玉低眸恭謹道:“陛下,常公公在外等候多時了……說是攝政王在御書房求見。”

    華儀神情一肅,振袖出去。

    常公公帶人焦急地恭候在屋外,只覺得頭疼得緊,他不敢得罪攝政王,也不敢去觸女帝的霉頭,正左右為難著,便見華儀快步走來,從他身邊一掠而過,冷淡道:“跟上。”

    常公公趕緊埋頭跟著,一邊拿眼神去瞟陛下一邊的沉玉,少年神情清冷,步履從容,竟一絲慌亂也無。

    攝政王最厭沉玉此類人,沉玉暗中沒少受人敲打,這回居然敢跟著女帝……

    昨夜又是怎么回事?

    常公公不由得悄悄抬眼,看了看女帝的神色,她側顏清秀而肅穆,半含帝王威儀,看不出一絲端倪。

    毫無疑問的,女帝被攝政王給責備了。

    御書房殿門緊閉,宮人齊刷刷跪了一地——自攝政王拂袖而去后,女帝便陰著臉,連摔了三個花瓶。

    攝政王責罵女帝之話,無外乎肆意妄為、寵信奴仆、不顧帝王威儀等等,說來說去不過怪她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