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玄幻小說 > 艷煞他 > 1.第一章
    暗香輾動,光幕沉沉。

    一排琉璃墜飾的珠簾幕后,煙光在金貔貅的吞吐間浮動,流蘇以明黃緞帶束在一邊,露出檀木軟榻上的美人。

    榻上美人未著寸縷,半擁金絲錦被,香肩微露,褥子被揉得雜亂,被角微露一只白皙的小腳。

    她長發沿著背脊直淌到金磚地面上,水色眸子微瞇,眸色迷蒙。

    她嬌吟,蹭著軟褥,香汗沾濕了鬢邊細發,貼在光潔的臉頰上。

    可任她如何出聲,閣外宮人皆垂首肅立,無一人進來詢問。

    閣內,暗沉的光里,一只修長白皙的手伸了過來,緊緊鉗住了美人的下巴。

    她面上潮紅,低吟一聲,抬眼覷他,直讓人心底微微一蕩。那只手的主人衣著齊整,正坐在榻邊,專注的看著她。

    “陛下覺得如何?”沉玉揉捏著美人的下巴,探身在她耳邊吹了口氣,“臣這樣伺候您,您滿意嗎?”

    華儀抬眼,睫毛上都沾著動情的淚珠,眼底卻沉著濃重的寒意。

    她輕輕一掙,想要抬手,卻扯動了腕上的鎖鏈。

    叮的一聲,在安靜的閣內分外清晰。

    華儀暗恨此景,身體卻酥軟無力,似化為了一汪春水。

    沉玉握住她掙動的手,右臂穿過她的腰肢,把華儀溫柔地攬向懷里。

    被褥被帶到了地上,混著壓繡龍紋金線的褻衣褻褲,雜亂散了一地。

    她只覺空氣中的涼意讓人心顫,隨即而來的是滔天的怒意。

    “你……你放肆!”她咬緊牙根,從牙縫里勉強擠出這句不夾情欲的話來,卻無法脫離他的懷抱。

    “陛下如今是臣的階下囚,臣當然可以放肆。”他探手,溫熱的大手握著她細長的脖頸,沿著鎖骨下滑,引起她輕微的哆嗦。

    “京畿衛俱已倒戈,宮里亦已換血,臣登基為帝,皆看心情。”他低頭,低嗅她脖頸處朦朧的馨香,語氣有種詭異的溫柔:“你心里只有這天下,如今我便覆了你的天下。華儀,你終于是我的了。”

    華儀驀地抬眼,眼底火光沉浮,猝然對他冰冷的眼睛。

    后知后覺地,她開始不受控制地戰栗。

    她已經被鎖在這榻上七日了。

    七日,他供她水食,親伺如廁,肆意占有,用盡一切手段。

    她天生皇胄的驕傲,身為天下之主的尊嚴,皆被他揉碎了踐踏。

    華儀女帝十歲即位,獨寵卑賤孤子,取名為沉玉,五年,擢其為暗衛首領。

    靖元八年,準其入朝干預政事,沉玉才華絕世,心思深沉,靖元十四年,擢為一品太尉,統領兵馬,只手遮天。

    華儀一直以為,這是一個無比安靜乖巧的少年,予她忠誠與才干,愿留名青史,與她成就千古君臣之名。

    可直到如今,她才幡然醒悟過來,他溫柔微笑的背后,狠毒深沉地讓人心驚。

    七日前,她因御史百般彈劾傳沉玉入宮覲見,沉玉卻事先部署好了兵馬,瓦解京中一切防衛,并將她挾持囚禁,意在謀反。

    她虛與委蛇,想要和他交易,卻被他不由分說地,占有了身子。

    他撐臂在她頭兩側,眼角淚痣妖異,溫柔地說道:“你若不聽話,我便讓天下生靈涂炭,民不聊生。”

    華儀怕了。

    她不愿先人百世江山霸業,毀于她一人之手。

    可這人肆意妄為,短短七日、才短短七日,已經讓京城血流成河!

    華儀閉上眼睛,偏過頭去。

    沉玉揉捏著她的腰肢,強硬地扳過她的臉,輕輕親吻她冰涼的嘴唇。

    他看她身子顫抖,帶著鎖鏈也在輕響,不由得輕輕笑道:“怎么?陛下也有怕的一天?”

    她咬唇,泄聲道:“……你可滿意了罷?”

    沉玉卻再不理會,飛快地除下身上衣物,強硬地扳動她修長的腿,突然挺身,她悶哼一聲,仰頭閉眼,眼角淌出了淚。

    他素來強勢,對她卻過分地溫順,數年來,華儀一直以為,他是唯一不會傷害她的人。

    可是他對她有欲。

    那欲望壓抑了整整十八年,讓他幾乎被火焚身。

    她的疼痛換來他的疼痛,他眼底有得逞的瘋狂,唇邊的笑意不可抑止。

    瘋了、瘋了。

    華儀蜷起腳趾,心底開始泛疼,睜開眼,淚眼朦朧地看著他。

    沉玉被她這樣一看,忽然怔了怔,良久,動作終于溫柔起來。

    她發絲均散,水藻般地浮動在榻上,輕輕地喘著氣。

    忽然,小手指輕輕一翹,勾住他的食指。

    沉玉黑沉的眸底,忽然閃過一絲光,他垂下眼睫,靜靜地看著她。

    她張口,嗓音嘶啞,“我渴了。”

    沉玉默了默,忽然起身,在桌上倒了一杯涼水,遞到她唇邊。

    她的溫順換來的就是他的溫柔,她心中嘲諷,卻低頭就著他的手,小口小口地喝水。

    喝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pk10最牛计划